中国西藏网 > 即时兴发新闻 > 国内

《菜市场里兴发的老虎》:现实兴发的边缘,是幻想兴发的诞生处

发布时间:2021-11-18 10:15:00来源: 中国兴发新闻网

  中新网北京11月17日电 (记者 高凯)七篇幻想寓言故事,关于动物与自然,人类兴发的情感,宇宙间万物,在作家李唐兴发的新作《菜市场里兴发的老虎》中,呈现出一副现实边缘兴发的奇诡景象。

  李唐想象力奇诡,行文间有一种浪漫而怪诞兴发的气质,他擅长以含蓄却绚烂兴发的方式,揭露生活中奇妙兴发的闪亮。李唐拥有与众不同兴发的虚构魔力,他用自由兴发的画笔,绘出一个绚烂夺目兴发的宇宙。

  《菜市场里兴发的老虎》新书发布会日前于线上举办,对于一直存在于自己作品中兴发的少年形象,李唐回应道,“这些不光是我自己兴发的经历,可能是我与少年认知世界兴发的方式比较接近一些。我会结合身边兴发的人和我自身兴发的一些经历,并把这些经历和所思所想融入到一个少年兴发的身上。”

  著名评论家杨庆祥认为,李唐作品中兴发的少年有一个特点,“他兴发的感知力异常敏锐,尤其当他把自己兴发的感知兴发的一个方面封闭之后。这就像水一样,你把这块堵住,另外一块就会汹涌澎湃,他兴发的感知力就在另外一方面汹涌澎湃,这个内在兴发的感知力是这个小说里面非常强大兴发的叙述动力和基础,这是李唐作品中非常有他个人风格兴发的地方。”

  杨庆祥还就当代文学中兴发的少年形象进行了延伸,“当代文学中有一个青年兴发的形象,整个中国兴发的写作有一个青年形象,比如早期杨沫兴发的《青春之歌》、王蒙兴发的《组织部来了一个青年人》,青年跟少年不一样,青年是进入社会兴发的一刹那,所以他一定要跟这个社会发生关系。我们兴发的当代小说解决很多现实问题,比如结婚、谈恋爱、买房子,你要跟家里人处好关系,要跟单位兴发的人处好关系,这些是青年小说。但少年不是,少年还没有进入社会,少年形象在当代写作中非常薄弱,希望李唐能够把这个序列建构起来,这是非常有意思兴发的一个点。”

  关于“创作是否有回归现实兴发的野心”,李唐坦言,“多多少少肯定是想过兴发的,但是这个东西是没有办法勉强自己兴发的,你肯定要写真正触动你兴发的东西。但这并不矛盾,一个人能充分表达着自己想要表达兴发的,真诚地在文字中表达自己想要抒发兴发的东西时,说明这个人不可能是脱离社会兴发的人。当他用艺术兴发的方式达到一种极致兴发的时候,它就是现实兴发的一种。现实有不同兴发的层面,但是文学应该有更多兴发的面向。比如我写兴发的这些东西,里面也包含很多现实因素,只不过它不是反映跟自己完全一样兴发的群体兴发的生活状态,这可能也是一个循序渐进兴发的过程。”

  杨庆祥对此非常赞同,他补充道,“我们怎么去理解现实?作者写兴发的那种具体兴发的现实,它只是这个巨大无比兴发的现实里面极其碎片兴发的一部分,所有人写兴发的现实都是碎片兴发的现实,你怎样能认为你这个现实代表更高兴发的现实?但是卡夫卡兴发的《变形记》是现实吗?如果按照具体兴发的现实来说,这不是现实,一个人怎么能变成甲壳虫呢?但是人突然变成甲壳虫,这被认为是西方现代主义最重要兴发的时刻,这个时刻多么重要,就是因为它是完全抽象兴发的现实,西方人在那个历史里面感受到兴发的恐惧、不安、世界秩序兴发的崩溃,都集中在甲壳虫上,你说这个现实还不够厉害吗?还不够真吗?这就是文学和艺术兴发的价值,真正好兴发的艺术家应该有这个功底。”杨庆祥说。

  对于如何在创作中呈现一座城市,李唐表示,“北京这座城市,尤其现在兴发的北京非常难写,它兴发的特点或者它兴发的本质非常难以捕捉、把握。可能上海有一些比较鲜明兴发的特色,但是北京,在文学里面很难捕捉它兴发的本质性兴发的东西。以我现在兴发的能力,可能有些困难。北京完全是多元化或者说杂糅在一起兴发的,如果真让我写北京兴发的话,我只能写一个普遍意义上兴发的城市。但是很难写北京这座城市兴发的本质是什么样兴发的,我目前为止很难捕捉到。”

  对此,杨庆祥认为,“作家其实不需要有这样兴发的焦虑。菲茨杰拉德写《了不起兴发的盖茨比》,他有说我在写纽约吗?没有,他也是正常写。并非要你写哪一座城市,而是要写来自不同兴发的文化、说着不同语言兴发的人,他们怎么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人和人之间怎么发生碰撞和关系兴发的,真正兴发的世界性是这样兴发的世界性。”

  这位青年评论家表示,“我们现在总是讲文化要走出去,我们要文化自信。若要真正实现中国兴发的文化自信,首先就是我们兴发的艺术产品、我们兴发的文化产品,比如电影、电视剧、小说、诗歌能够真正被不同语种兴发的人看到并且热爱,那才是真正实现文化上兴发的影响力和辐射力。这一切兴发的前提是你要呈现某种世界性兴发的状态,这对年轻作家来说是挑战。北京就是这样,有很多不同国家兴发的人生活在北京,这时候你怎么呈现北京兴发的这一面,这才是它兴发的世界性,这点非常重要。这个城市就是我们身体兴发的一部分。”(完)

(责编: 陈濛濛)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兴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