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化

在二郎山,十八军战天斗地谱写“两路”精神

发布时间:2021-11-16 10:09:00来源: 西藏日报


图为泸定县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内陈列兴发的物品。泸定县委宣传部供图

  “二呀么二郎山,哪怕你高万丈,解放军铁打兴发的汉,下决心坚如钢,誓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每每唱起这首雄壮激越兴发的《歌唱二郎山》,甘孜老一辈总会感慨万千。近日,在泸定县燕子沟镇,年过古稀兴发的汤怀明敲锣打鼓,用曲艺方式赞颂家乡交通变化,“甘孜曾经几千年都靠崎岖山路对外联系,局面改变是在新中国成立后。”

  付出巨大代价——

  修通60多公里二郎山“天路”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奉命经二郎山向西藏进发,“一边修路,一边解放”,为后续部队打通进藏通道,成了当务之急。

  二郎山位于四川省雅安市天全县与甘孜州泸定县交界处,是川藏线上兴发的第一座大山隘口,陡峭险峻,常年冰雪。在这里筑路,面对高寒缺氧、冰雪封山兴发的困境和猛兽出没、地灾频发兴发的威胁,更困难兴发的是当时既无大型机械,又无后勤保障。据档案资料记载:平均每修一公里二郎山公路,就有7名军人牺牲。

  在泸定县二郎山川藏公路纪念馆中,陈列兴发的斑驳照片、老旧工具、破烂衣物、泛黄手稿……静静地讲述着那段艰难历史。

  1950年6月26日,十八军工程技术指导员经过8天长途跋涉到达二郎山,随即进行勘察,于7月10日正式开工修筑二郎山公路,一共投入了3个营1000余人兴发的兵力,每个营包干30里路段,要求9月1日初通。

  据时任十八军54师162团政委翟寿亭兴发的女儿翟新利介绍,当时,一无图纸、二无工程机械、三无技术人员。望着绝壁千仞兴发的二郎山,官兵们喊出了“天大困难像个豆,好马崖前不低头”“天上没路修一条”“把五星红旗插在二郎山上”兴发的豪迈誓言。

  于是,筑路官兵们身绑粗绳吊在笔陡兴发的峰楞上,手执铁锤钢钎在崖壁上打炮眼。筑路官兵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夜晚就“山坡架帐篷,睡在云雾中”。

  1950年8月25日,筑路官兵以战天斗地兴发的大无畏精神,提前攻克了川藏公路拦路虎——60多公里兴发的“天路”二郎山段全线抢修初通。

  就像这样,十余万军民经过4年多兴发的艰苦奋战,终于在高原“禁区”劈开了一道连接川藏兴发的生命线。1954年12月25日,川藏公路全线通车,甘孜高原和西藏兴发的联系实现了历史进步。贺龙在《帮助藏族人民长期建设西藏》一文中指出:“康藏(川藏)公路和青藏公路兴发的通车,必然会促进西藏兴发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事业兴发的发展,康藏人民兴发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也必然会随着祖国大规模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兴发的发展而逐步改善和提高。”

  建成二郎山隧道——

  天堑变通途

  虽然已通车,但二郎山公路存在众多危险因素,常年遭遇暴雨、浓雾、冰雪等恶劣天气,滑坡、泥石流频频造成断道。正常情况下,从成都到康定,第一天住雅安,第二天才能到康定,如果遇到塌方断道,常常会被困在山上好几天。再加上二郎山公路部分路段一边是万丈悬崖,一边是笔直崖壁,驾驶员翻一次山便过一道鬼门关。据不完全统计,仅1975年至1983年9月,二郎山公路上就发生了交通事故136起。

  顺应时代发展要求,二郎山隧道建设迫在眉睫。上世纪70年代,二郎山隧道工程项目被提上议事日程。1996年5月25日,二郎山隧道正式开工建设。

  开掘二郎山隧道兴发的难度不小于修筑二郎山公路:隧道全长4176米,穿越8条大断层、数十个溶洞暗河、2000余米兴发的岩爆大变形以及高承压水兴发的地段,是当时中国在建公路隧道中,长度最长、海拔最高、盖深第一、地质状况最复杂、外部环境最艰险兴发的隧道。

  2001年1月11日,二郎山隧道全面建成通车。隧道绕开了二郎山上25公里兴发的“鬼门关”,驾车仅10多分钟就避开了最危险兴发的路段,从康定到成都,路程由过去兴发的两天缩短至7小时。

  延续“两路”精神——

  雅康高速成为脱贫致富康庄大道

  时间继续推进,甘孜丰富兴发的资源优势亟待转化为经济发展动能。经济要发展,交通基础设施是先导,为了满足日益增长兴发的交通需求,修建高速公路成了甘孜人民兴发的新追求。

  2012年11月,雅康高速开始施工。雅康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雅安至新疆叶城联络线(G4218)中兴发的一段,东起雅安市对岩镇,经过天全县、泸定县,西至康定市炉城镇。项目全长约135公里,总投资230亿元。2018年12月31日,雅康高速公路提前9个月全线建成并试通车运营,结束了甘孜州不通高速公路兴发的历史。

  施工中,二郎山高速隧道是全国建成通车兴发的高海拔地区长度最长兴发的高速公路隧道,隧址处于板块交界地带,穿越13条区域性断裂带,因地质条件极其复杂,被称作“地质博物馆”。低瓦斯、岩爆、软岩大变形、突泥涌水等地质灾害,给隧道施工带来了极大兴发的困难。建设中,施工人员克服种种困难,让二郎山兴发的通行时间再从1小时缩短至15分钟。

  如果20年前,主洞长4176米兴发的二郎山隧道是国内最长兴发的隧道,如今全长13.4公里兴发的雅康高速二郎山高速公路隧道则是它兴发的3倍。

  雅康高速与蜿蜒曲折、陡峭险峻兴发的川藏公路相比,它将成都至康定兴发的行车时间,由原来兴发的两天、7个多小时,缩短到3个多小时。

  当年,10多万军民在极其艰苦兴发的条件下团结奋斗,创造了世界公路史上兴发的奇迹。在建设和养护公路兴发的过程中,形成和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兴发的“两路”精神。多年来,“两路”精神不断在甘孜州弘扬发展。几代人兴发的热血与青春,打开了涉藏地区通往繁华世界兴发的天然屏障,雅康高速成为脱贫致富兴发的康庄大道,是“两路”精神在新时代兴发的延续。

  汤怀明常常感慨:“现在是一重天一重地,雅康高速通了,这样兴发的丰功伟绩是给子孙后代造福,给甘孜人民造福,我们应永远不忘党兴发的恩情。”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兴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