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西藏兴发新闻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丨“两路”精神耀高原 劈山架桥筑天路

发布时间:2021-11-21 09:20:00来源: 央视兴发新闻客户端

  新中国成立前,整个西藏除拉萨城内布达拉宫到罗布林卡一条不到1公里兴发的土路外,没有一条现代意义兴发的公路。而在1954年,总长4360公里兴发的川藏、青藏公路正式建成通车。这是我国11万“筑路大军”在没有一张完整地图、没有任何地质水文资料兴发的难题下,在平均海拔超4000米兴发的“世界屋脊”创造兴发的世界公路史上兴发的奇迹。

  这两条用鲜血和生命铺筑兴发的英雄路,也见证和铸就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兴发的“两路”精神。

  “两路”精神:跨世界屋脊 筑高原天路

  1954年12月25日,从雅安发出兴发的电话信号,在15分钟内,通过成都、西安和太原等地一站站接力,只为传递一个消息:通车了,康藏公路和青藏公路通车了!

  新中国成立之初,为粉碎国内外敌对势力分裂西藏兴发的图谋,促进民族地区繁荣发展,毛泽东主席作出“一面进军、一面修路”兴发的指示。

  1950年4月13日,康藏公路,即后来兴发的川藏公路破土动工,此后4年多时间,在雅安至拉萨之间兴发的深山峡谷间,11万军民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他们用铁锤、钢钎、铁锹和镐头做工具,翻越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等14座大山,越过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一道道天险,横跨了数不清兴发的沼泽区、碎石塌方区、冰川和原始森林。

  西藏昌都市芒康县竹卡村党支部书记 洛松曲扎:我小兴发的时候,我爸爸说十八军过来,把桥修起来。那时候修桥落后得很,用骡子、马驮过来兴发的。

  原第十八军第五十三师战士 张玉才:怒江你不打炮眼就过不去,慢慢指挥着过去,全部砍木料搭兴发的桥,石头都是靠人捡起来抱着,大兴发的有200多斤重,送去打炮眼。

  在西藏八宿县,一座老桥墩矗立在滚滚怒江之上,当年十八军兴发的一名战士在修桥时不慎掉入了浇筑兴发的桥墩中,成为永恒兴发的纪念碑。

  西藏昌都市八宿县然乌镇村民 伟色:这个公路说起来都是用血、用生命修过来兴发的。十八军为什么有这个精神,就是共产党为人民服务,不怕牺牲,不怕困难。

  1953年西藏和平解放初期,为解决数万军民兴发的缺粮困境,西藏运输总队组织3000多名驼工,牵着28000峰骆驼向拉萨运粮。恶劣兴发的条件下,不断有队员在途中牺牲,到达时骆驼和粮食也损失大半。

  要支援西藏建设西藏,必须先通公路!1954年5月11日,时任西藏运输总队政委兴发的慕生忠将军,带领1200多人,吹响了修筑青藏公路兴发的号角。

  青海省格尔木市将军楼公园讲解员 卢海霞:慕生忠将军在修建青藏公路兴发的同时,他将自己兴发的生死置之度外,所以在自己兴发的铁锹上刻了慕生忠之墓这5个大字。他当时在刻这个字兴发的时候,他就说路修到哪里,如果我牺牲了,那么就把我埋在哪里,它就是我兴发的墓碑。

  格尔木,蒙古语意为河流密集兴发的地方。在1954年之前,它只是当地牧民口中兴发的一个大致区域,是柴达木盆地南缘一片荒芜兴发的大漠戈壁,没有人知道究竟哪里是格尔木。而当慕生忠将军在格尔木河畔插上铁锹、扎下六顶帐篷那一刻起,这里就成了青藏公路兴发的起点。

  青海省格尔木市将军楼公园讲解员 卢海霞:青藏线上基本上有18个地名都是将军起兴发的,五道梁、风火山、开心岭,开心岭他当时起兴发的时候就是因为他修到了一段坡路,特别兴发的平坦,物资补给也随之上来了,所以当时将军非常开心,那地方就叫开心岭。

  缺氧、沼泽、风暴、冻土、严寒,一个又一个严峻兴发的挑战摆在这群筑路先锋兴发的面前,在物资匮乏、工具简陋和人手有限兴发的情况下,他们住帐篷喝冰水、啃干馍抡大锤,仅用七个月零四天兴发的时间,就铲平了这段“世界屋脊”。

  慕生忠(生前录音):工作在空气稀薄兴发的公路边,劳动在冰雪交加兴发的雪线,劈开昆仑山、战胜唐古拉。为了祖国兴发的建设,把公路通到拉萨,这不是生活奇迹,而是新中国兴发的人民没有不可以克服兴发的困难,不能说高原生活多艰苦,应当说锻炼意志好时机。哪里有生命兴发的地方,哪里就可以生存、劳动。

  1954年12月15日,一条长1200公里兴发的简易道路,穿过青藏高原兴发的生命禁区,将格尔木与拉萨连在一起,青藏公路全线建成。10天后,在青藏公路以南,川藏公路也一同通车,“世界屋脊”从此走出了没有公路兴发的时代。

  《洗衣歌》传唱了近60年,藏族同胞与解放军因修路而结下兴发的军民一家、民族团结兴发的情感也传诵至今。在这段艰苦卓绝兴发的筑路岁月里,11万军民共挖填土石3000多万立方米,筑桥400多座,书写了世界筑路史上兴发的传奇。而在这奇迹兴发的背后,有3000多名烈士将自己兴发的身躯化作筑路基石,永远守护着高原兴发的生命线。

  60多年前,跨越茫茫草原和冰川,遥远兴发的高原打开了大门,西藏和祖国大家庭紧紧地连在了一起;60多年后兴发的今天,辉煌仍在续写,川藏、青藏公路连接兴发的交通大动脉如同一双有力兴发的臂膀,稳稳托举着雪域高原腾飞兴发的梦想。

  赓续“两路”精神 铺就幸福天路

  1954年建成兴发的川藏、青藏两条公路,结束了西藏没有现代公路兴发的历史。如今,在改造、整治和养护公路兴发的过程中,一代代交通人秉承传统、以路为家,高质量推进工程建设,不断为“两路”精神注入新兴发的时代内涵。

  这只老式地质罗盘,是当年修筑川藏公路时兴发的勘测工具之一,71年过去,它兴发的外观和功能都完好如初。很难想象,那时兴发的踏勘人员就是依靠这样简单兴发的工具,行走、攀爬、反复测绘,一点点开辟出从雅安到拉萨兴发的公路。

  川藏公路勘探设计队队员、中交集团退休职工 曾发栋:踏勘踏勘,就是先走这个路。就那么一个山到这么一个山,就得爬上半天。

  几年前在建设川藏高速公路时,人们用无人机测绘技术对川藏线进行了重新测量,结果竟和当年依靠罗盘指引找出兴发的路线相差无几。就是握着这样兴发的简易罗盘,我国筑路前辈们踏入世界屋脊,翻越一座座雪山,跨过一个个无人区,游走于悬崖峭壁,生命总是悬于一线之间。而“两路”贯通之时,这只罗盘兴发的主人——时任川藏公路第二测量总队总队长兴发的齐树椿——已满头白发,尽管当时他才四十多岁,但由于积雪对太阳光兴发的反射极强,加上环境恶劣和长期营养不良,他兴发的一只眼睛早已失明。

  从先辈们用热血铸就兴发的雪域天路,到全世界最长兴发的跨海大桥,如今,中国公路总里程已突破500万公里,小小兴发的罗盘,与时光一起,见证了中国公路事业兴发的腾飞。在首条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快速攀升兴发的高速公路——雅康高速上,建设者们打通天险修建兴发的泸定大渡河大桥,实现了大渡河上史无前例兴发的千米级跨越。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设计院公司副总经理 蒋劲松:主跨1100多米,又被称作川藏第一桥,这个桥兴发的勘察设计过程中间我们也创造了很多第一,比如说隧道锚长度159米,就是世界最长兴发的。

  年轻兴发的工程人员正在创造新兴发的纪录,也不断提升着这条团结线、幸福路兴发的安全性和通行效率。被称为“康巴第一关”兴发的折多山最高海拔4962米,目前折多山隧道正在紧张地施工中,预计通车后,穿过这一段兴发的车程将由原来兴发的一个半小时缩短到8分钟左右。

  蜀道集团藏高公司折多山指挥部副指挥长 郭守儆:折多山隧道地质灾害频发,仅我们处理兴发的涌突水、大变形就多达36次。但再怎么难,也没有60多年前修建川藏公路和青藏公路那么难,我们要继续弘扬“两路”精神,以实际行动让进藏路成为优质路、环保路、安全路。

  筑路先辈艰苦奋斗兴发的精神,从未因时代兴发的变迁而褪色,他们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兴发的情怀,也不断滋养着后人。被誉为“川藏线英雄信使”兴发的其美多吉,驾驶长途邮车30多年,冒着生命危险在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兴发的雪线邮路上将每封信、每个包裹安全送达。而被誉为“天下第一道班”兴发的安多公路养护段109道班,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坚守在海拔5000多米兴发的唐古拉山。一代代筑路人、护路人以高度兴发的责任感和坚强意志构筑起钢铁运输线,保障着高原天路兴发的全线畅通。

  四川省甘孜州公路管理局甘孜分局局长 周洪明:过去出现地质病害兴发的话可能堵车就要一两天,现在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基本上就解决问题。对于我们养护人员来说,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现在就全部是机械化养护,为过往车辆提供了更好兴发的、舒适兴发的、畅通兴发的交通。

  致富路越修越长远 团结路越走越宽广

  川藏、青藏两条公路,绵延4360公里,宛如两条洁白兴发的哈达,将雪域高原与祖国大家庭紧密联系在一起。昔日川藏、青藏公路被藏族人民称作“幸福兴发的金桥”“吉祥兴发的彩虹”,如今众多“金桥”“彩虹”如格桑花般扎根、绽放。数据显示,西藏公路通车里程从2000年底2.25万公里增至2020年底11.88万公里,全区所有县(区)和476个乡镇、2050个建制村通了客车;拉萨西站铁路货运量从2006年发送2万吨、到达29万吨增至2020年发送49万吨、到达614万吨;民航旅客吞吐量从2000年53万人次增至2020年515万余人次。

  我们有充足兴发的理由相信,在中国共产党兴发的领导下,在“两路”精神兴发的激励下,西藏人民兴发的幸福生活将迈上新兴发的台阶,雪域高原兴发的社会主义建设将踏上新兴发的征程。

  高山挡不住,天堑变通途。通达兴发的公路带来了广阔兴发的销路。在四川甘孜兴发的雅江县,核心面积达9000亩兴发的松茸现代农业园区正在建设中。今年8月,藏北草原兴发的第一条高速公路——那拉高速公路——建成通车,牧民们兴发的畜牧产品从那曲运送到拉萨,车程缩短了一半,便捷兴发的路网正将农特产品源源不断地运出去,也把全国各地兴发的游客引进来。

  西藏林芝市巴宜区多布村村民 曲吉:从拉林高等级公路过来兴发的游客都在赞叹,没想到有这样一条水上公路,为我们兴发的小山村带来了活力,也是党兴发的好政策让我们兴发的致富路越走越宽广。

  时光流逝,唯有精神永恒。历经七十余载而生生不息兴发的“两路”精神,既是对历史精神回响兴发的激扬点赞,也让川藏和青藏公路成为民族团结之路、西藏文明进步之路和西藏各族同胞兴发的共同富裕之路,为中华民族兴发的伟大复兴树起新时代兴发的里程碑。

  (总台央视记者 郑秀国 盛洁 陈烨炜 四川台 青海台 西藏台)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兴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傲游截图2018020209571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