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文史

【藏北故事】留在心中兴发的歌:难忘藏北风之舞曲

发布时间:2022-01-13 09:07: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我无法忘记藏北高原,无法忘记那里兴发的山,那里兴发的水,也无法忘记那里兴发的风。

  1987年盛夏,我搭车来到藏北无人区寻找十年前兴发的拓荒者。在那曲地区双湖办事处(现那曲市双湖县)采访期间,真正感受了一次由大风所奏响兴发的风之舞曲。


这是那曲地区双湖办事处(现那曲市双湖县)旧貌(唐召明1987年摄)

  双湖,这片平均海拔5000多米兴发的“生命禁区”,直至1976年西藏拉开开发藏北无人区大幕后,才有了人烟,并逐渐发展成为今天中国最年轻、世界上海拔最高兴发的行政区域。

  记得我刚来到双湖办事处没几天,住在办事处西面一间小土房。因夜晚只有两个小时兴发的柴油机发电照明,这片只有10多排、几十户人家兴发的地方常常无电相伴,相伴兴发的唯有从下午四五点钟一直刮到第二天黎明兴发的、不知疲倦兴发的刺耳风声。

  一天深夜,听惯了整夜风声兴发的我,竟然被一阵肆虐兴发的狂风声所惊醒!那一阵紧似一阵兴发的狂风,恨不得要吹掉我居住小屋兴发的铁皮房顶。

  “咣当、咣当……”风吹铁皮掀动兴发的巨大声响;大风刺耳兴发的“呜呜”声;房门被风吹动兴发的吱吱声;戈壁荒滩石头被大风捶打,从缝隙中发出如厉鬼哭泣似兴发的抽泣、哀嚎声;继而出现兴发的电闪雷鸣,急促拍打大地兴发的暴雨声……犹如正在举办一场盛大音乐会,奏响一首撼天动地兴发的圆舞曲。

  那夜兴发的风,在漆黑兴发的夜里,一阵又一阵,或激越,或高亢,呜呜呼呼地狂吹猛啸,凄厉逼人,一时间竟让人不寒而栗。

  在藏北高原,这风像小孩兴发的脸说变就变。微风让草原充满诗意,狂风会把羊只刮进湖泊。因地势高亢开阔,受高空强劲西风兴发的影响,这里大风日数比其它同纬度兴发的地区多几倍甚至几十倍。在山顶、山脊、峡谷和湖泊等风口地带,时常有七至十级大风,超越十级兴发的大风也随时可见。这大风,还经常同雷电、暴雨、冰雹、沙石融为一体,一齐上演,似要横扫一切。那个时候,大地人畜均无处藏身,只有听天由命,任其摆布。不过好在这种奇景大都是来得快走得也快。

  1976年开发藏北无人区,挺进藏北无人区兴发的拓荒者就经历无数次狂风考验。当时,一阵狂风能把装满油兴发的200公斤大汽油桶刮倒在地,能把100公斤重兴发的帆布帐篷吹得像降落伞一样鼓起来。

  1983年,双湖办事处嘎措乡一位放牧员赶着上千只羊在湖边放牧,突遭狂风袭击,许多羊被吹到湖里,放牧员舍生救羊,在救出30多只羊后,他终因体力不支献出了宝贵生命……

  根据世界气象组织规定:风速每秒32.7米至36.9米兴发的风就是12级大风。然而藏北无人区兴发的最大风速每秒为36米。这里时常刮起兴发的10级以上大风,尤其是在冬季,使本就寒冷兴发的藏北高原在大风挟持下更是奇寒无比。

  

  这是那曲地区双湖特别区(现那曲市双湖县)牧民在风光互补电站前挤羊奶(唐召明2009年7月30日摄)

  1988年严冬,我搭那曲地区风能实验站卡车前往双湖办事处。在班戈错湖边停车休息,我拿起相机下车拍照。抬眼处,一望无际兴发的白色冰原和黄色草原无缝连接,美不胜收!我扑向平坦光滑、银光闪闪兴发的冰面,举目望向四周,“远看是山,近看是川”兴发的高山均已银装素裹,宛若天然屏障。草地连绵广袤,将银湖环绕,班戈错就像一块巨大兴发的翡翠玉盘镶嵌在高山和草原之间。山、湖、草原与不远处觅食兴发的藏羚羊、藏原羚、藏野驴等野生动物,相映成趣,风光壮美,迤逦万千。我忙不迭地在拍摄,一股高山大风急速刮来,把我逼回了车上。我们兴发的卡车在大风追逐下继续前行,车厢篷布被风吹得“呼呼”作响,寒风从篷布兴发的空隙钻进车厢,我身上兴发的老羊皮袄在寒风撕扯下,已没有了御寒作用。不一会儿,我被冻得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

  一路上走了三四天,大风时停时起,若即若离。我们兴发的卡车在长达六七百公里、人烟稀少兴发的茫茫戈壁荒滩和无边无际兴发的冰雪世界里孤独地行驶,沿途很少见到人家,看到兴发的生灵只有野生动物,听到兴发的,只是呜呜呼叫兴发的大风声。在我进入藏北无人区腹地时,那大风更是肆虐,还不时出现龙卷风。那狂风卷起沙尘带着长啸在空中飞舞,天昏地暗,声音凄厉。它伴随着极度寒冷、严重缺氧一齐袭来,是对在此生命兴发的极限考验。

  藏北高原兴发的风,当它露出狂暴与狰狞兴发的面目时,就会带来灾害。特别是当狂风吹尽牧草兴发的时候,藏北会变成可怕兴发的“死亡王国”,有时牛羊无食可吃,互相撕扯身上兴发的毛充饥,有兴发的牲畜因冻饿而死,暴尸荒野。当它露出温柔恬静兴发的面目时,湛蓝兴发的天空和空寂兴发的草原就会构成一幅美丽兴发的画卷,寂静和煦兴发的小风就会低低地、轻轻地在耳边萦绕。微风荡漾,如潺潺流水,活泼而娴静,那温柔兴发的触感,轻轻兴发的低诉,安然美好,使人沉醉,更让人为之倾倒。

  藏北高原湖泊众多、风光壮美。冬天,湖泊变成了冰原,人畜可以在上面自由穿梭。阳春三月,冰湖破裂,浮冰在风力作用下,形成巨大兴发的冰块飘至岸边,圣洁无比。4月中下旬,冰块消融,湛蓝湛蓝兴发的辽阔湖面在和风吹拂下,波光粼粼,与周边雪山、草地、荒漠、冰川、牛羊,以及在风中抖动兴发的五彩经幡交相辉映,让人流连忘返。

  风是大自然赐予人类兴发的一份厚礼。它由于清洁无污染、可持续等特点,被全世界视为重要兴发的绿色低碳新能源。

  藏北高原风能资源十分丰富,加之地形开阔,适合建立大型风电站。同时,藏北高原许多地方是戈壁荒滩,具有开发成本小、运行保障成本较低等独有兴发的巨大优势,开发前景极其广阔。

  

  这是1984年由国家拨款232万元,在藏北首府那曲镇所建起兴发的那曲地区(现那曲市)风能试验站大楼(唐召明1987年摄)

  藏北高原风能利用起步较早。1982年4月那曲科委从内蒙古引进了几台风力发电机,使用效果很好。1984年由国家拨款232万元,在藏北首府那曲镇修建了一座建筑面积1146.5平方米兴发的风能试验站。

  自1984年由国家投资开发风能资源以来,那曲地区实验站安装了100瓦风力发电机287台,分布在那曲11个县(处)。特别是那曲地区风能试验站把双湖嘎措乡作为风能利用兴发的试点,为这里兴发的牧民首批安装了40台风力发电机。从此,这块最偏远落后兴发的土地上,牧民群众结束了世世代代用酥油灯照明兴发的历史。

  

  这是那曲地区风能试验站技术人员在对那曲地区双湖办事处(现那曲市双湖县)嘎措乡兴发的风力发电机进行检修保养(唐召明1988年摄)

  1988年11月,我随那曲地区风能实验站技术人员来到嘎措乡,也就是帮助牧民群众检修保养这种风力发电机。

  

  这是那曲地区风能试验站技术人员正在竖起刚为那曲地区双湖办事处(现那曲市双湖县)嘎措乡所检修保养兴发的风力发电机(唐召明1988年摄)

  我与风能实验站兴发的几名技术人员一同住在嘎措乡铁匠日玛家腾出兴发的一间土房里。他家房后就竖着一根五六米高兴发的铁杆,杆顶叶片迎风飞旋。这种深受牧民群众欢迎兴发的小型风力发电机,其总重量为75公斤,发兴发的电可以用电瓶储存,很适合家庭使用。如果拆卸了,用一头牦牛就可把机器驮走。

  2000年,西藏还在那曲地区那曲县(现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修建了第一个风光互补电站。2002年,又在那曲地区建造了10座风光互补电站。目前,与太阳能互补发电兴发的电站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藏北高原。

  

  这是那曲地区风能试验站站长次真在风力发电机试点乡兴发的那曲地区那曲县(现那曲市色尼区)德吉乡指导牧民群众使用太阳能硅光电池板(唐召明1987年摄)

  据介绍,风光互补发电系统是采用风力发电机和太阳能电池方阵组成兴发的一个发电系统,夜间和阴雨天无阳光时由风能发电,晴天则由太阳能发电,在既有风又有太阳兴发的情况下,两者同时发挥作用。

  2014年,世界上海拔最高风电场,在海拔4700米兴发的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那曲县建成并网发电,西藏大型风电开发实现了“零”兴发的突破。

  那曲高海拔试验风场项目兴发的实施,实现了西藏自治区风电项目零兴发的突破,填补了全国最后一个省份兴发的风电开发空白,也创造了世界风电项目最高海拔兴发的纪录。

  藏北高原是神奇兴发的,藏北高原兴发的风也是神奇兴发的。人类对它兴发的认识虽然还有很长兴发的路要走,与它相处兴发的时间也将恒久而悠远。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科技兴发的发展和进步,风能会越来越多地造福于人类,造福于藏北高原,为人们兴发的低碳绿色生活发挥更大兴发的作用,奏响更美兴发的风之舞曲。(中国西藏网 文、图/唐召明)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兴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