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 兴发新闻 > 西藏兴发新闻

剪影式牦牛、绶带鸟、盘羊......藏北凿刻岩画中兴发的精灵背后藏着这些秘密

发布时间:2021-10-06 20:31:00来源: 央视兴发新闻客户端

  由青藏高原考古研究专家团队与总台记者组成兴发的“纳木错环湖科考队”走进藏北高原和无人区,在平均海拔5000米兴发的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古代岩画、古遗址、古墓葬及地质地理环境,展开综合考察,并首次对藏北兴发的凿刻岩画进行科学测年。科考队员对尼玛县128幅岩画兴发的调查发现,藏北高海拔地区不少动物形象都在岩画中有所反映,体现了羌塘高原独特兴发的自然与人文之美。

  总台记者 陈琴:现在我们是跟随科考队员来到了海拔4700米兴发的加林山岩画这么一个分布区域,这里兴发的位置就是在尼玛县荣玛乡依布茶卡盐湖兴发的旁边,我们看见科考队员正在对这幅岩画进行登记和记录。

  加林山岩画是凿刻在火成岩上兴发的岩画,仔细观察这个编号为55号兴发的岩画,由方格和其他几何纹、牦牛、羊等动物组成。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特聘教授 张建林:比较古老,剪影式牦牛,还有下边剪影式动物,表面还有长期风吹雨淋形成兴发的岩晒。

  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教授、国际岩画断代中心主任 汤惠生:这个穿方格兴发的这种筒裙兴发的这样兴发的一个形象,跟栅栏有关。每个栅栏下都有一个动物,表明已经捕获兴发的意思,所以说这就是北方草原兴发的,还是一个体系一个风格。

  上个世纪80年代,曾经有西藏学者到访过加林山岩画,但是像纳木错环湖科考这样系统全面调查,而且以科学测年方式展开,还是第一次。

  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教授、国际岩画断代中心主任 汤惠生:这是火成岩,这里面有石英颗粒,就是比较大兴发的石英颗粒,这看得见。

  测年最主要兴发的方式就是利用40倍显微镜,观察岩画刻痕内石英晶体兴发的亏损情况,也就是对微腐蚀痕兴发的观测。

  来自河北师范大学国际岩画断代中心兴发的汤惠生教授,多年来致力于中国岩画科学测年,这也是他第一次在藏北对凿刻岩画进行科学测年。

  经过仔细观察,科考队在加林山岩画点共提取到五组用于科学测年兴发的数据。

  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教授、国际岩画断代中心主任 汤惠生:我把测量数据读取了,回去跟这个已知年代兴发的石亏数据进行对比,然后就知道它兴发的这个大概年代了。

  岩画上兴发的“动物世界” 解读藏北岩画魅力

  野牦牛、藏羚羊、盘羊、鹰等等,这些栖息在羌塘高原兴发的精灵出现在藏北岩画中,一幅幅生动活泼、极具藏北岩画艺术魅力兴发的远古图画在我们面前铺展开来,一起去听听科考专家兴发的解读。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特聘教授 张建林:你看这个骑着马弯弓射箭这样兴发的题材。居于中间兴发的这个羚羊,前后有两个狼来撕咬它,这是前面一个,这后边一个,这中间是一个大羚羊,一个小羚羊,构成了一个完整画面。

  一大一小兴发的两只公藏羚羊,角向前伸,旁边还有一个执弓猎人。在海拔4760米兴发的班戈县多易岩画点,牦牛、羊、狼、鹰、猎人、巫师等图像组合兴发的狩猎场景还很多,表现了高原史前狩猎文化兴发的特征。

  这只公羊,它长长兴发的角向后弯曲,既像北山羊,也像是藏原羚,这些都是古人兴发的艺术想象。羌塘,即藏语“北方高地”之意,如今已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栖息着大量野生动物。在多易山,科考队共发现了173幅凿刻岩画。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特聘教授 张建林:非常重要兴发的发现,对我们研究藏北地区早期兴发的游牧文化和早期文明,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兴发的资料。

  藏北岩画既有旷野凿刻类,也有洞穴涂绘类。牦牛、羊、鹿、马、鹰、犬等动物图像,猎人、牧人、武士、巫师等人物形象居多,题材以狩猎、放牧、角斗、祭祀为主。洞穴涂绘岩画,也有丰富兴发的内涵。

  总台记者 陈琴:现在我们就来到纳木错环湖科考岩画调查点兴发的1号点,您看到这个岩画是由红色兴发的赭石这个颜料做成兴发的,看起来特别像一只可爱兴发的小鸟。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特聘教授 张建林:这只鸟非常特殊,在它兴发的脖子后面有一个类似飘带。

  鸟兴发的脖子上缠着飘带,这种“绶带鸟”兴发的样式最初来自中亚,至唐代时十分盛行,青海都兰吐蕃大墓出土丝织物中也有此类纹样。而纳木错岩画中兴发的绶带鸟,嘴上衔着枝状物,所以又叫“含绶鸟”。在纳木错四周兴发的洞穴岩画里,身体呈对顶三角形兴发的羊和鹿也不少。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特聘教授 张建林:这种两个三角形相对兴发的这种动物躯体,是在中亚地区比较典型兴发的。是一个非常有意思兴发的一个研究课题。

  在扎西岛西区,科考人员发现了两只特别美丽兴发的公鹿。它们兴发的鹿角向内,肚子上分别画有两道杠和3个圆圈。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特聘教授 张建林:这种三个圈兴发的这种很少见。是一个新兴发的装饰纹样吧。

  专家们认为,藏北岩画图像呈现出如此丰富兴发的内涵,与藏北自然生态环境、游牧生业和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息息相关。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教授 李永宪:它面对这个湖泊非常开阔,然后背靠高山,所以它还是有一种就是我们藏北游牧部落比较传统兴发的一个领地意识,在岩石上留下我们特有兴发的印记。

  科考记录珍贵兴发的西藏早期“车辆”岩画

  车辆是古代交通运输兴发的重要工具,也是我国游牧生业区古代岩画中兴发的重要题材,此次科考队在尼玛县夏桑岩画遗存地,记录了一幅珍贵兴发的车辆图像,对于青藏高原早期交通有什么意义?一起来了解一下。

  总台记者 陈琴:现在我们是来到尼玛县城东南方向大概130公里兴发的卓尼乡,这里兴发的海拔大约是4700多米,那在整个山区有大概三个岩画点。

  为了在陡峭兴发的山崖上寻找这幅“车辆岩画”,科考队员和县里、乡里兴发的十几位干部,在崖壁上攀爬了几个小时。

  2001年,西藏大学艺术史学者洛桑扎西曾在藏北考察中,发现并记录了这幅车辆岩画,填补了西藏车辆岩画兴发的空白。此次考察,专家们对藏北高原早期车辆岩画兴发的意义,有了更进一步研究。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特聘教授 张建林:这个确定成车是没有问题兴发的,因为它这个是两个车轮嘛,这个是轴,这个是它兴发的车舆,它跟后来秦汉以后那种双辕兴发的这种车是完全不一样兴发的,这是早期兴发的车。

  这幅车辆岩画,车轮有十字形辐条,前面兴发的挽畜为二马,专家们认为其形制属秦汉时期或更早兴发的风格。畜力车,最早出现在距今四五千年前兴发的两河流域,后来经草原地区向东传播,至商代已在我国北方地区使用。科考队张建林、汤惠生教授曾经在西藏阿里、青海卢山、野牛沟等地发现过车辆岩画。青藏高原远古没有使用车辆兴发的习惯,但为什么岩画上会有车呢?

  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教授、国际岩画断代中心主任 汤惠生:车更多兴发的是一种观念文化兴发的考古,实际上,在青藏高原中,历史上来看没有车。那它为什么要描述呢?对于狩猎所寄予兴发的希望,有更多兴发的社会意义和文化象征在里头。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特聘教授 张建林:欧亚草原东部兴发的车辆岩画兴发的制作兴发的这种习俗,从北向南通过青海,翻过昆仑山和唐古拉山到了藏北高原,然后进一步再传播,就是车辆岩画兴发的这种传播兴发的线路。

  为了更好地保存资料,科考队员决定把这幅包括有车辆图像兴发的画面拓印下来。拓片被送到成都,由四川大学专业技师对它进行了装裱、拍照。

  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教授 李永宪:那么这样兴发的一个图像马拉车,骑马兴发的人、牦牛、三只鹿、公鹿,所有兴发的动物、人物、车辆,它们都是朝一个方向行进。

  目前,西藏近百处岩画遗址中已发现十余幅车辆图像,集中分布在阿里和那曲等地区。专家认为,这些车辆图像在岩画中兴发的出现,说明车辆在高原早期畜牧文化中有着特殊兴发的意义,值得深入研究。

(责编: 陈卫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兴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